您现在的位置是:主页 > 瑶岗村 > 聚焦丨70年前渡江战役中这些事你肯定不知道

http://gotoujours.com/ygc/356.html

聚焦丨70年前渡江战役中这些事你肯定不知道

时间:2019-07-15 09:16  来源:未知  阅读次数: 复制分享 我要评论

  由内容质量、互动评论、分享传布等多维度分值决定,勋章级别越高(),代表其在平台内的分析表示越好。

  原题目:聚焦丨70年前!渡江战役中,这些事你必定不晓得.....

  70年前,决定中国命运的渡江战役在长江边拉开帷幕,安徽人民全力以赴地援助火线,培养了渡江战役“千帆赛舟”的排场,为渡江战役的胜利作出了不成磨灭的主要贡献。70年后,坐落在肥东县与合肥市城郊接合处的瑶岗社区的渡江战役总前委旧址,见证着以同志为书记的总前委在瑶岗运筹帷幄,决胜千里;位于合肥市滨湖新区的渡江战役留念馆,全景式描画了400万军民奋勇向前的壮阔场景,讴歌人民和平的伟大胜利。

  铭刻峥嵘岁月,怀想革命前辈。近年来,合肥市为传承和发扬好“渡江精力”,在庇护和挖掘渡江战役汗青遗存资本方面做出不懈勤奋,从而让相关渡江战役的汗青和革命精力在合肥大地上代代相传。

  百万大军过大江

  1949年4月21日,中国人民解放军百万大军在东起江阴西至湖口的千里长江上,倡议了环球闻名的渡江战役,以摧枯拉朽之势,横渡长江,解放南京。

  据史料记录,渡江战役是解放和平期间,继辽沈、淮海、平津三大战役之后,中国人民解放军倡议的又一次伟大战役。若是战役自1949年4月20日20时策动算起,至6月2日止,则历时42天,是役共歼灭军43万余人。

  渡江战役的胜利,完全破坏了蒋介石划江而治的图谋。在伟大的渡江战役中,安徽处于主要的地位。百万大军横渡的千里江面,皖江就有八百里。以同志为书记的渡江战役总前委就先后驻扎在蚌埠孙家圩和合肥瑶岗。安徽是渡江战役批示核心地点地,又是渡江战役主疆场。

  1949年3、4月间,、、陈毅、粟裕、谭震林5人构成的渡江战役总前委进驻瑶岗,认为书记的总前委在瑶岗运筹帷幄,决胜千里,批示了惊讶中外的渡江战役。3月20日,渡江战役总前委、华东局机关在曾希圣、李伏仇的建议和放置下,连续进驻瑶岗村。28日,、陈毅由蚌埠乘火车至瑶岗的总前委驻地。在瑶岗,亲身撰写了《京沪杭战役实施纲要》。4月20日晚起头渡江。4月21日,毛主席、朱总司令发布《向全国进军的号令》。4月23日解放南京。4月27日,、陈毅率总前委、华东局、华东军区分开瑶岗前去南京。

  渡江战役总前委旧址属于革命遗址及革命留念建筑物,南临淮南铁路和合马公路,北靠瑶岗路,西邻合肥,坐落在肥东县与合肥市城郊接合处的瑶岗社区。

  总前委旧址群均为清末徽派建筑,青砖小瓦、风火高墙,室内雕梁画栋、屏门格扇,古朴典雅。总前委旧址群占地面积近24000平方米,建筑面积3000平方米,有总前委旧址、中共地方华东局旧址、总前委参谋处旧址、总前委机要处旧址、总前委秘书处旧址和后勤处、保镳营、总前委病院、防浮泛、墩塘等遗址。

  总前委、华东局、秘书处、机要处等旧址皆为回复复兴陈列,办公桌椅、糊口器具等都按原物原状陈列,再现了渡江作战时的工作场景。室内专题陈列《渡江颂》书画作品展,展出将帅题词作品100余幅,以称道渡江战役为次要内容。《渡江颂》匾额系原副主席张震题写。

  为怀想前辈,教育今人,1985年,渡江战役总前委旧址留念馆成立。1986年9月,全国书法家协会主席、书法大师舒同为“渡江战役总前委旧址留念馆”题写了馆名。1996年11月20日,渡江战役总前委旧址被国务院发布为全国重点文物庇护单元,是全国爱国主义教育示范基地,全国青少年爱国主义教育基地,国度国防教育示范基地,全国红色旅游典范景区,国度4A级旅游景区。

  现在,集建筑景观、人文景观、绿色景观于一体的渡江战役总前委旧址,为合肥市民供给了一个参观、进修、休闲的好场合。人们在这片红色的热土上,传承红色基因。

  在合肥市滨湖新区最南端,面向800平方公里的浩大巢湖,渡江战役留念馆耸立于此。由南向北为五角星胜利塔、总前委群像和留念馆主体建筑。渡江战役留念馆规划用地22万平方米,于2012年11月28日正式对公家免费开放。

  胜利塔高达99米,寄意着“九九八十一”,代表着“八一”戎行的胜利。全体扶植从空中俯看呈五角星的外形。

  高峻的渡江战役总前委群雕为全铜铸制,从东向西别离为谭震林、陈毅、、和粟裕五位总前委成员,表示出五位带领人在合肥瑶岗运筹帷幄,决胜千里,批示百万大军横渡长江通途的雄才粗略与雄伟气宇。

  水与战舰的主题下,庞大的馆身犹如两艘雄伟战舰并排行驶在浩大的水面,向前直指南方的长江。舰首跨度35米、悬挑高度44米,留念馆整个馆体地面长度南北长107米,宽39米。馆身以49°角向前倾斜,意味1949年渡江战役胜利。

  留念馆主馆建筑面积1.4万平方米,馆内根基陈列《百万大军过大江》全面展现了举世闻名的渡江战役,以渡江战役历程为主线,包罗战前国表里形势、战役的决策和摆设、战役颠末、汗青意义。通过各个阶段汗青人物、汗青事务相关的文物、图片和视频展现及场景再现,全景式描画了400万军民奋勇向前的壮阔场景,讴歌了人民和平的伟大胜利。展厅面积7000平方米,展出文物956件,此中一级文物8件,有李清泉的日志本;马怀千烈士建功捷报、无尚名誉牌匾;建国中将梁从学的双管猎枪等。

  馆内亮点纷呈。国内最大的室内艺术群雕“百万大军过大江”、最新采用的幻影成像、蓝幕抠像手艺、最新摄制的记载片《八百将士忆渡江》、一千余件宝贵的革命文物、反映惊心动魄的渡江场景的半景画馆和超写线D片子等,让观众体验到最实在的渡江战役的全过程。

  作为安徽省爱国主义教育基地,渡江战役留念馆不只是合肥市滨湖新区的新地标,也是合肥市甚至安徽省红色旅游的新典型。开馆以来,渡江战役留念馆以其独有的爱国主义教育特色和红色革命题材展览吸引了各级带领、学校、青少年集体和社会各界人士前来参观。

  在渡江战役留念馆里,收藏着一根有70多年汗青的扁担。这根长约2米、全身发黑的扁担,是本年87岁的汪模才捐赠给渡江战役留念馆的。它在和平期间,不只协助汪模才全家两次逃命,更是他的父亲加入渡江战役的见证。

  1949年,渡江战役打响,汪模才父切身为和县游击大队排长兼机枪手加入战役,这根扁担则是其时他援助火线,运送弹药的东西。而汪模才随父亲加入渡江战役时不到17岁,因为年纪较小,被放置为通信员。汪模才回忆道,在渡江战役前夜,有的兵士没有渡江经验,也碰到一些问题。有的人传闻“长江无风三尺浪”“江中四处有险滩”……这让一些不会泅水的兵士背上了思惟负担。为此,指点员带着兵士们来到江边实地查看,长江并不是无风三尺浪,同时走访常在江里行船的渔民,普及相关长江的学问,撤销了兵士们的顾虑。

  “‘旱鸭子’水上练兵学荡舟。”汪模才称,部队还有很多北方的兵士,大大都不识水性,又晕船。为了胜利渡江,在本地老苍生的协助下,他们操纵其时驻地附近的水网地带,借用几条挖泥的划子,开展水上锻炼,要求做到会荡舟、会撑船、不晕船。此外,他们还在小河沟里荡舟转圈地锻炼,以加强抵当恐惧江水和晕船的能力。“3、4月份还比力冷,在半夜较热的时候,指点员还让会泅水的兵士作手艺指点,教战友们操练泅水。”白叟回忆起那段激情岁月,至今热血沸腾。

  本年4月,在留念渡江战役胜利70周年勾当中,本年91岁的袁文明将本人的渡江战役建功证书,捐献给了渡江战役留念馆。收藏了70年的建功证,记实着那场环球注目的战役,也鉴证领会放军为新中国成立而做出的勇敢贡献。

  袁文明时任第三野战军第六野战病院干训队学员。据他回忆,渡江战役打响后,人民解放军百万大军冲破千里长江天险,百战百胜、横扫江南负隅顽抗之敌,部队推进速度很快。

  可是因为其时气候多雨,多量伤员滞留亟待运送医治,袁文明和干训队的同志们从江苏江阴成功登陆后,立即投入到急救伤员的严重战役中,不分日夜穿越在担架队和医疗队之间,开展组织和协调工作。“白日背送伤员,晚上还要掩埋牺牲的战友。”回忆起那段旧事,袁文明至今回忆犹新。

  1949年5月12日,当解放上海的战役起头后,多量伤员要火速撤离疆场实施急救。其时,袁文明率领着担架队和医疗队的战友,冒着枪林弹雨在阵地上转运和急救伤员,挽救了很多战友的生命。

  因为在先前的战役中,袁文明曾身负轻伤,住院医治时体内几枚弹片无法取出,加上连日过度劳顿,最终枪伤复发、口吐鲜血昏迷在急救现场。袁文明说,“其时只想到一线战役的战友们时辰在流血牺牲,全然健忘本人的旧伤。”而袁文明也由于在疆场上不怕牺牲、掉臂委靡、勇救伤员的表示,最终荣记三等功并颁布了建功证书。

  细数70年峥嵘岁

  30分钟渡过通途,还碰到敌军巡查舰,这是一种如何的惊心动魄?70年后的今天,我们仍然能够畴前辈们的讲述中回望汗青,配合回味那段辉煌过程。

  1949年4月21日,鉴于当局拒绝签订和平协定,主席、朱德总司令发布《向全国进军的号令》。从20日半夜起,人民解放军百万大军在东起江阴、西至九江湖口,长达500多公里的阵线上,强渡长江通途。

  本年93岁的孔令科说,在渡江战役中,其时他地点3营8连为渡江突击连,而他地点的排又为连队的突击排。“这个使命名誉又艰难,名誉是由于跨过江,就距离解放全中国又近了一大步,艰难是由于第一次坐船兵戈,其实心里也很不结壮。”孔令科回忆道。

  本年4月,老兵们加入留念渡江战役胜利70周年勾当

  1949年4月20日漆黑的夜晚,孔令科和战友们登上了一只木风帆,满载近40人,三个班各配一挺机枪,预备登岸地址是芜湖荻港和黄善桥之间。“当天夜晚很恬静,我们都不敢措辞,恬静得不像一个即将发生战役的疆场。”孔令科说道。

  起航后,木船全力向对岸驶去,分歧于陆地战役,江面上既没有地形能够操纵,也没有妨碍物荫蔽,虽然遭到仇敌机枪扫射和炮击,可是孔令科和战友们毫无害怕,一股劲地向前。可是当船行至江核心时,俄然遭赶上敌军的巡查舰。惊慌之余,孔令科发觉,不知是敌舰未发觉突击连,仍是看到突击连船只太多,其时并没有反面交火,巡查舰便悄然溜走了。

  没多久,孔令科看到突击部队登岸的上空,升起了3颗红色信号弹,它标记着我军渡江第一梯队已冲破长江天险,胜利占领了南岸。反动派吹嘘的“安如盘石、满有把握”的长江防地多分钟就将其打破。在芜湖湾沚,他们与20军展开了苦战,全歼敌军1万人。

  “为了救治渡江中的伤员,我们直到第二天晚上才渡江。”86岁的渡江战役老兵王启富对那段峥嵘岁月感伤万千。王启富的家中保留了良多老照片,此中他最满意的是一张野战病院功臣合影。照片中,王启富戴着大红花,垂头丧气。70年前,他是野战病院的一名医疗兵,跟跟着大部队一路跨过长江,解放全中国,成为野战病院的功臣之一。

  作为医疗兵,王启富渡江时是作为大部队第二梯队渡江的。“虽然其时渡江的人良多,但每一小我都很有规律性,速度很是快。”王启富回忆说,渡江过程中并没有碰到仇敌强势阻截,只要一小部门仇敌的暗堡还在不竭地吐出火舌,诡计阻遏我军登岸。“可是大势已去,后来上了岸才晓得,在强大攻势下,对方大部队溃不成军,早已放弃抵当逃跑了。”

  王启富还记得,渡江后野战病院送来的伤员越来越少了,部队成功地解放了杭州,还没来得及歇息,徒步行军5天直捣上海。上海解放后,部队进了上海市区,沿途都是喝彩的人群,市民唱着歌、打着鼓,驱逐解放军。“这是我第一次来到大城市,渐渐看了一眼洋房,就又跟着部队继续前进了。”王启富说道。

  回忆起昔时的狼烟岁月,王启富用曾做过的一首诗来描述,“四月南风大麦黄,万里通途摆疆场,大军劲旅斗志昂,一声呼吁跨过江。”王启富告诉记者,渡江战役完全打破了蒋介石诡计以长江划界而治的诡计,“这是我加入过的最伟大而名誉的战役之一。”

  在那场烽火硝烟中,谱写了浩繁壮烈的豪杰故事。现居巢湖本年94岁的陈运,在渡江战役中施行了特殊使命。其时他在江北支前司令部驻地无为县开城,被录用为渡江支前工作参谋。组织上放置他担任部队伙食改善和渡江戎马粮草统计和放置工作。据陈运回忆,解放军采用“借船过江”的法子,这些渡船都是从江上“借”来的,待渡江使命完成后,再将这些船物归原主。上船的跳板不敷,就调来民间良多木匠,现场打制跳板。再不敷,就将江边人家的大门全都下下来,加工成跳板。解放军“借”大门时给苍生有过许诺,和平竣事后,要大门还大门,找不到大门,给木材重做大门。

  其时,江边驻扎的部队出格多,一部门人在进行军事锻炼,一部门人在运送粮草。飞机不时成群来江北沿江一带轰炸,一群就好几十架。

  “真正的渡江只用了一个晚上,其时天时地利都占齐了,本来老天刮的是东南风,渡江时俄然刮起冬风,船工们一个呼喊,解放军就上了南岸。”陈运说,“渡江时,照明弹将江面照得雪亮,像白日一样。放眼望去,满江都是渡船。我们亲眼看到,解放军的大炮一响,江南何处良多建筑就回声倒下。过江大军百战百胜,没费多大事就解放了江南。”

  渡江战役胜利后,陈运将先前群众上交的粮食、木材等逐个还清,再将余下财物及账目全数交清后,插手剿匪工作队,在巢湖一带开展剿匪工作。

  渡江战役,它浓缩了中国带领人民进行革命的灿烂汗青。作为中国人民奋勇革命的主要构成部门,为合肥甚至安徽的红色文化添加了浓墨重彩的一笔。通过不竭传承和发扬“渡江精力”,教育和指导泛博合肥干部群众果断抱负信念,不忘初心,服膺任务,让红色文化红耀合肥,为扶植夸姣合肥添加正能量。前往搜狐,查看更多